当前位置:首页法学研究案例评析

未对继父养老送终构成不当得利

未对继父养老送终构成不当得利

               --杨新华

[案情]

1997年12月,姜某与王甲结婚时,姜某与前夫所生长女张丁13岁,次女张戊8岁,儿子张戌6岁。婚后,王甲夫妇与张丁姐弟共同生活在姜某前夫原籍住宅内。2015年1月,姜某与王甲离婚。同年3月,王甲生病住院。同年7月,王甲去世。王甲的医疗费用和丧葬费用由弟弟王乙和王丙负担。2016年8月,王乙和王丙向法院起诉,要求张丁姐弟给付二人为王甲垫付的医疗费、丧葬费等共计35000元,被判决驳回诉讼请求,重审中,原、被告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由张丁、张戊、张戌给付王乙和王丙10000元为清。

[分歧]

第一种意见认为,王甲生病时已经与姜某离婚,王乙和王丙作为王甲的弟弟,对王甲负有法定扶养扶助义务,承担王甲的医疗和丧葬费用是在履行法定义务,因此应驳回王乙和王丙的诉讼请求。

第二种意见认为,姜某与王甲结婚时,张丁、张戊、张戌姐弟均未成年,最大的才13岁,离婚时均已成年,夫妻关系存续近20年已经形成事实上的继父母子女关系,这种继父母子女关系不因夫妻离婚而自动消灭,所以虽然姜某与王甲已经离婚,但张丁姐弟仍应对王甲承担赡养义务,因张丁姐弟未尽赡养义务而导致王乙兄弟财产减少,构成不当得利。

[评析]

1、王甲与张丁、张戊、张戌姐弟构成继父母子女关系,张丁姐弟应对王甲履行赡养扶助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以下简称《婚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第二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继父或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间的权利和义务,适用本法对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由此可知,继父母子女关系的构成以继父或继母对继子女履行抚养教育义务为前提,而扶养教育并非单纯给付一定的钱物,更需要对子女在生活、学习、身体、精神等各方面都应予以照料。本案中,王某与姜某于1997年12月结婚时,姜某最大的子女才刚刚13岁,婚后王某又搬迁至姜某家与姜某及其与前夫所生子女共同生活,直至2015年1月双方离婚,共同生活时间长达到18年之久,即使有王某经济收入较低的事实存在,也难以否定王某对张丁姐弟在生活学习等方面给予的照料,因此,宜认定王某与张丁姐弟形成事实上的继父母子女关系,张丁姐弟应依法对继父王某履行法定的赡养扶助义务。

2、张丁姐弟对王某的赡养义务优先于王乙兄弟的扶助责任。《婚姻法》第二十九条规定,有负担能力的兄、姐,对于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的弟、妹,有扶养的义务。由兄、姐扶养长大的有负担能力的弟、妹,对于缺乏劳动能力又缺乏生活来源的兄、姐,有扶养的义务。可见,成年兄弟姐妹之间的扶养义务应该符合:(1)由兄姐扶养长大有负担能力的弟妹;(2)缺乏劳动能力又缺乏生活来源的兄姐两个条件。本案中,即使王甲符合缺乏劳动能力的条件,但也可由子女履行赡养义务而获得生活来源,因为《婚姻法》规定的子女对父母的赡养义务是法定的不附带任何条件的必须履行的义务,而王乙兄弟对王甲的扶养扶助则是兄弟之间道义上的责任,并非法定义务,法定义务当然要优于道德责任的履行。

3、张丁姐弟未履行法定赡养义务,致使王乙兄弟财产减少构成不当得利。

 一般认为,不当得利是指无法律上的原因,致使他人受损失的事实,它的构成需要四个条件:(1)必须一方获得财产利益;(2)必须他方受损失;(3)必须受益与受损之间有因果关系;(4)必须受益没有法律上的依据。张丁姐弟没有履行法定赡养义务,应减少而未减少财产收益,属于没有法律上的依据而获得财产利,王乙兄弟因支付王甲的医疗和丧葬费用而减少了财产收益,受到损失,是由于张丁姐弟未履行赡养义务所导致,两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是显而易见的。所以张丁姐弟未履行法定赡养义务致使王乙兄弟财产减少符合不当得利的特点和构成条件。

综上,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



上一条新闻:>浅谈行政机关向法院申请行政非诉执行审查案件的起诉期限
下一条新闻:>中山篆颂
| 发布时间:2017.09.22    来源:    查看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