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队伍建设法官风采

办案手记(四)

 

办案手记(四)

——该与那一丛绿竹说再见了   

                

北寨村有老哥俩,一个叫向上,一个叫向荣,从小一起长大,结婚后,两人又成了邻居。向荣居南偏西,向上居北偏东。向荣翻建房院时,将北房改为两出水,北房后出水就掉在了向上的院子里。1987,县里曾对农村宅基地进行统一清理,北寨村在填写登记表时,将向荣家的北边界记载为北至1米滴水,将向上家的南边界登记为南至向荣家。后来向上在紧邻向荣家北房后墙的位置栽下了一些竹子,还在院内建起了西、南两面厢房,将西房的西墙直接抵在了向荣家的北墙上。从此,向荣家向后的出水在向上家院内的,就向北转向东,然后经过东南大门西侧的水道口排出,院外的则向西排。

这些都是二十年多前的事了,当时向荣的儿子向光明和向上的女儿向好好还是两三岁的小孩子,也整天一块儿玩。

二十年后,向荣和向上都已是年逾花甲,向光明和向好好大学毕业后,也都在省城安家,有了自己的儿女,向荣和向上两位老人和他们的老伴为了照顾孙子孙女,都随孩子们一起生活,老家的院落竟然就全都闲置了。

但那一丛竹子并没有因为院落的闲置而停止生长,长了二十多年了,已是密密麻麻,葱茏茂盛,高度都超过了向荣家的北房。

2017年夏天,向荣腾出了时间想回老家避暑。打开院门进入房间后,却发现北房后墙有了裂缝,尤其是挨着向上家竹子的那面墙,有许多被水洇湿的痕迹,布满了墨绿色的霉点,整间房潮气弥漫,没法住人了。

向荣想来想去,觉得房后向上家的竹子是罪魁祸首。

向荣找到向上说,老哥,你看竹子这么多这么高,影响到我房后排水了,这不,墙也行了,洇了,屋里潮气太重,想回来住几天呢,也住不成,你能不能把竹子给处理处理。

向上说,我这竹子都长了二十多年了,你到今天才说影响到你了,凭什么就得听你的处理掉?

老哥俩就此较上劲了。

向荣认为,当时清理宅基地时,登记自家的北边界是北至滴水,说明北边的1米滴水地是专为自家留的,使用权应该归自己。

向上却说,当初你家翻盖房子时,你娘和你母子二人都找我,想把后出水出到我家院子里,我出于我们一起长大的友谊,好心答应了,二十多年来一直是你家占用我家的院子出水,现在倒要成了你家的了,好人真是难当啊,我们的宅基地清理登记表上记载的还是南至你家呢,难道你家的院子还全成了我家的不成?这一次我可不能再当好人了,否则对儿孙后代都没法交待,寸土不让。

官司到了法院,法官现场勘验后,发现两家的宅基地南北长度均与宅基地清理登记表记载的不符,有重叠现象,需要首先由行政部门进行确权,便驳回了原告向荣的起诉。

后来向荣变更了诉讼请求,不再主张1米滴水地的使用权,而是以向上的竹子影响其排水为由再次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向上排除妨害。

这一次,这个相邻排水纠纷的案子由我审理。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况且又是两代人,两代自小到大的友谊,一丛竹子而已,又不是什么生死攸关的大事,所以我想给他们调解。

哥俩倒是毫不犹豫地都痛痛快快地表示同意调解,并且向上也愿意把竹子伐掉。

原以为官司就此可以止步,但事实并非如此,还有麻烦在后头。

向荣说,仅仅伐掉竹子还不足以保证排水畅通,我想用水泥把1米滴水地硬化下,把后墙抹一抹。

向上说,硬化可以,但使用权是我家的,你占了二十多年,以后还要占,总得多少有个说法吧。

我说,看在你们从小到大的情分上,也不要说什么多少了,这样吧,向上家的院子也不大,向荣,你负责买水泥、石子、沙,把向上家的整个院子都硬化了吧,活儿呢,就由你们两家联手做。

向上有些心动,但向荣却说,本来是我的滴水地,圈到了他家院子,还要让我给他硬化整个院子,我太吃亏。

向上也生气了,滴水地是我让给你的,硬化个院子你还吃亏,我还吃亏呢,你得给我拿二十年的占用费。

转来转去,双方又回到了使用权争议的起点。

宣判当日,我试图再给老哥俩进行调解,而且向光明和向好好两个孩子也来了。气氛虽然较为融洽,尽管两个孩子也都表示不希望两位老人都这么大岁数了,还陷在不断的诉讼中,但效果并不显著,似乎还在升级。

向荣父子请求:可不可以让向上家把西围墙南段拆除1米,我们负责把南围墙给向上家圈起来,1米滴水地留在向上家院子外,向荣家的出水都向西排,不再经过向上家的院落,这样向荣家今后维护方便,也可避开两家因使用土地而继续发生矛盾。

向上父女则坚持:我家的土地,让你滴水已经不错了,还给你让到外面去,没门,你要这样说,我还要想办法把土地要回来呢,水也不让你滴了。

无奈只有宣判。判决结果当然不可能拖泥带水,而且于法有据,还要兼顾人情。

法院认为,相互毗邻的不动产所有人或使用人,在行使不动产所有权或使用权时,应当给予相邻方便利或接受限制,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原则正确处理相邻方之间的通行、排水、通风等相邻关系纠纷。向荣享有北房向后出水1米的权利,向上也认可在向荣家翻盖房屋时,允许向荣向后出水到自己院内,且向荣家北房后出水以向上家西围墙为界,分别向东、向西排的事实,已经延续二十多年,所以应继续维持向荣家北房后出水的排水状况,而向上栽在向荣北房后的竹子,因多年生长已经高过房顶,对排水的畅通无阻存在一定的障碍,且随着继续生长,根部也将会继续四周延伸,对向荣家的北房安全也有潜在的危险,为了保护双方的合法权益,促进邻里友好和谐关系,向荣要求被告清理竹子并保证排水畅通的主张,应当予以支持,判决结向上将其栽在自家院内向荣北房后的竹子清除,并保证向荣北房后出水的畅通。

我不知道这老哥俩拿到判决书后都会作何感想。

上诉期将满的前几天,向荣和向上分别通过律师向我打听对方是否上诉。两人的意见几乎惊人的一致,那就是如果对方不上诉的话,他也就不上诉了,而对方上诉,他也上诉。

至此,我忽然好像明白了一些老哥俩的心思。

其实,老哥俩还都在乎旧时的情分,但又谁都不愿意丢了面子,似乎做了法院建议各自让出的那一步就意味着输了官司,而输官司事小,在乡人们面前抬不起头事大。法院的判决书正好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下,向荣会说竹子还是给我伐掉了吧,向上也会说我的院子终久还是我的。这样,双方都可以说是自己赢了官司。

   我顿时觉得,法院的判决好神奇,当事人也许并不理解它所具有的高至国家权力的效力,可是如果情理法相融,能够真正走近他们所能接收的底线,它就会像古时候乡邻共同尊重的德高望重的老者一般,手持拐杖向下一点,一言既出,即刻定纷止争。

我不知道这个案子将来是否还会进入到执行程序,是双方自动履行,还是强制执行,但无论如何向荣和向上老哥俩都应该与那一丛绿竹说再见了。

我也真心祝愿老哥俩的情谊能够比绿竹更长久。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人物及村庄均为化名)

 

(民一庭 杨新华)



上一条新闻:>发扬“西柏坡精神”坚持以党建带队建促审判
下一条新闻:>法警助力出击“老赖”
| 发布时间:2017.10.17    来源:    查看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