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法学研究审判研究

花开倾诉间 ------办案手记(五)

花开倾诉间

            ---办案手记(五)

                                  /杨新华

去年夏天的个周日下午,我从课外画画班接女儿出来,因出入车辆太多,一时被堵在了中间。

摇下车窗,向外看去。旁边是修鞋的摊点。坐在凳子上的一位大哥不时扭头盯我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问,您是杨法官吗?

我姓杨,您是?

大哥立即喜形于色,激动地说,我是家町的纪理高啊,杨法官,您不记得啦?您办过我的案子,相邻通行。

想起来了。

十多年以前,纪理高的邻居以他新修的猪圈影响通行为由将他起诉到了法院。案子到我手里时,已经是发回重审了,而在民事案件开始立案前,还经历了司法调解和行政诉讼。一审二审地来回折腾好几次,全都是他败诉。这一次,庭前阅卷之后,我也是唯有一声叹息:十有八九他还得输。

在跟纪理高沟通的过程中,透过他的只言片语,我隐隐约约感觉到,实际上,纪理高自己也明白,他打的是一场注定要输的官司但他想不通的是凭什么别人这样做行,他就不行,所以百般委屈,似乎全世界的人都在故意跟他作对,官司一次次地碰壁也坚决一次次地打下去。

那时正是民事审判方式改革如火如荼阶段,每一个案件都要求归纳出争议焦点和调查重点,由双方当事人围绕争议焦点和调查重点陈述和举证,若有偏离,法官要及时提醒拉回。但是开庭那天,我看着纪理高满脸的沧桑疲惫,想到他又一次即将面临败诉的可能,实在不忍心制止他不断离题万里的喋喋不休,任由他畅所欲言,居然在无心插柳中打准了他的软肋。刚刚休庭,还未签字,他就跟我说,杨法官,从来没有一个人让我这样说过话,总是说到半路就被打断,冲着这一点,即使这次还判我输,我也不上诉了。

最终,他真的输了,他也果真没有上诉。纠缠多年的诉讼就因为有这样的一个尽情倾诉而画上了句号。

近几年来,民事案件每年都处于递增的趋势,法官们几乎天天都在开庭中,有的一天甚至要开三四个庭,很难再给当事人言无不尽的机会,但每当遇到有满肚子的苦水想要倾倒的当事人时,纪理高案子立马就会在眼前浮现,于是我极力满足他们的愿望,由之也收获了许多出乎预料的馈赠。我记得,有一次,一个劳动争议的案件,原告是盲人,除了道不完的委屈之外,还准备了大量的纸质证据和音频资料,庭审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左右才结束。这个案子也是原告输了,原以为他不上诉,也会上访,但没想到最终烟消云散。后来他的一个客户告诉我,他在诉讼前多次约见单位领导,均被各种理由拒绝,或者躲着不见,其实他与单位构成构不成劳动关系都没事,他只是想让现任领导明白他一直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们不该卸磨杀驴,而庭审达到了他的目的。

如同条条大路通罗马一样,审判的终极目标定纷止争也可经由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实现,就像一棵大树,主干枝繁叶茂自然无可厚非,但枝枝桠桠也有开花结果的可能,如果咔嚓剪掉,大树的完美就会布满瑕疵,所以虽然耗时耗力,但适时允许当事人在庭审中尽情倾诉却很有可能解开许多难以化解的疙瘩,和谐之花也由此绽放。

(注: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人物化名,同时为了记叙方便,地名或情节也与案件事实有所出入。)



上一条新闻:>平山法院开展端午节集中“精准执行攻坚”专项行动
下一条新闻:>最高法院咨询委员会调研组到平山考察调研工作
| 发布时间:2018.06.25    来源:    查看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