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媒体聚焦

中国法院网(2009.8.17):记忆中的华北人民法院

记忆中的华北人民法院
2009-08-17 10:59:44 | 来源:中国法院网 | 作者:李保妮/口述 孙建敏/文
  1949年4月,华北人民法院从河北省平山县城南约一公里一个叫王子村的地方搬走。在华北人民法院的基础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成立,并于1949年11月1日启用院印,正式办公,最高人民法院六大分院和各地人民法院也陆续成立。时间过得真快,屈指算起来,华北人民法院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搬走,已经过去了整整60个年头。虽然我当时才是王子村一个11岁的儿童团员,但华北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在王子村工作的场景仍历历在目,像演电影一样,经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1948年9月20日至24日,华北人民政府第一次委员会在王子村西街路南,我家一个老院里南正房召开,朱德总司令主持会议督导各项工作。这次会议通过委员选举董必武当选华北人民政府主席,薄一波、蓝公武、杨秀峰为副主席,并通过任命其他部委和华北人民法院、华北人民监察院、司法部负责人等职,著名法学专家陈瑾昆被任命为华北人民法院院长。9月24日下午4点,毛主席和周恩来同志乘车来到王子村,晚上9点听取了这次会议的选举过程后,对这次会议所做的各项工作表示满意,并同意选举表决意见,次日早晨离去。1948年9月26日,华北人民政府在王子村南新盖的一个大院里召开华北人民政府成立大会,朱德总司令主持会议,董必武在会上宣布就职视事,华北人民政府宣告正式成立。

  华北人民政府成立初期管辖北岳、冀中、冀鲁豫、冀南、太岳、太行和晋中七个行署及石家庄、阳泉两市。华北人民法院建制后,司法管辖上述地区。各部委宣布就职视事后,陈瑾昆院长带领全体工作人员开始办公。当时法院办公地点在我家住的房屋南边隔街相对,由于当时全国还没有完全解放,国内形势不稳,法院办公地点外有便衣战士持枪站岗,外人一般不让进去。因为法院占用的是我家的老院,我父亲当时是村里负责民政的干部,经常与政府联系购置小米、青菜以及做饭用柴等事项,有了这些方便,加上我年纪较小,于是能够出入法院办公的地方,去了以后不能说话,只能在下边听听,远一点儿的告状。我经常见到有一些上访群众风尘仆仆地从外地来告状,记着保定地区曲阳的一个农村妇女来告过状,带着各级的批示材料。法院当时对上访告状群众一律热情接待,管吃管住,不让群众花一分钱,还负责开放行条安置回家。由于当时条件所限,各部委都要分一小块菜地自己耕种,由政府统一采摘,我们村的西红柿还是当年华北政府传过来的菜秧。当年统一实行供给制,法院工作人员生活很清苦,在大食堂就餐,一日三餐大部分是小米闷饭就咸菜或是玉米饼子加菜汤,一周只有两次改善,才能吃上白面馒头和大米饭,但当时已经能够吃饱肚子。法院工作人员服装不统一,有穿蓝衣服的,有穿黄衣服的,也有穿灰衣服的,每人还发一个针线包,衣服破了自己随时补一下。在印象中,我记得有一个女审判员审的案子最多,大约40岁左右,中等个子,常穿一身蓝衣服。她审案子借用的是我家的一个小地桌,办公时就放在炕上,平时都是盘腿坐在炕上办公、看卷。她当时的服务员是我的表哥李庆生,今年已经77岁了,负责送送水,打扫一下卫生。法院往北京搬的时候,这个女审判员把这张小地桌又还给了我家,至今我还保存着。在同一个院里,我还见到另外几名男审判人员也负责审理案子。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当年4月,接到中央命令后,华北人民法院和其他内设部门陆续从王子村向北平搬迁。我和几个比我大点的叔叔、哥哥帮助法院工作人员抬文件箱,搬行李,装在汽车上,由于路途较远,路况又不好,往返了好几趟才拉完。华北人民法院从当年在王子村成立到搬迁北平,在王子村仅仅待了七个月的时间。在这短短的七个月的时间里,华北人民法院在党中央、毛主席的直接领导下, 建立和制定了许多制度、法律和法规,为最高人民法院的建立和中国法制史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口述/河北省平山县王子村72岁退休工人李保妮;文/河北省平山县人民法院政治处主任孙建敏)
 


上一条新闻:>随一群花去旅行
下一条新闻:>人民法院报(2016.6.28)华北人民法院:“西柏坡精神”薪火相传
| 发布时间:2019.05.23    来源:    查看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