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法院文化文学作品

屋里屋外

 

屋里屋外

/杨新华

屋里和屋外,一扇门,分出两个空间。

门关着。我和小同事在屋里。

我阅卷,写判决,上网查法律条文或其他相关案例,这是我的份内工作,紧张而忙碌;如果闲了,也会读些与法律无关的书籍,写点儿随笔类的小短文,这是我的个人爱好,可以借机舒缓压力放松心情。两件事相辅相成,工作是我写作的来源地,而写作是我工作的助力器。小同事在我的对面,填写应诉开庭用的材料,整理应当归档的卷宗,起草判决书,等等。这时候的屋里是安静的,我们俩各自做事,键盘噼里啪啦,屋外是什么状况我们不知道。

但一扇门终究不能真的隔断屋里和屋外,即使门窗紧闭,屋里屋外也能连在一起。累了时,我会透过玻璃向外看。我能看到蓝天和白云,看到阳光普照下的绿树和各式建筑,偶而还能看到成群的麻雀飞过,仿佛隐隐听到它们欢快的歌声。有时,也有嚎啕大哭和吵吵闹闹通过关得很严实的门缝挤进来,那是那些认为自己的权利被侵犯对方却还气势汹汹的当事人,借用这些方式来宣泄他们的委曲。有时也有锣鼓喧天和鞭炮齐鸣隔着南面的办公室和走廊汹涌澎湃地冲将进来,那是那些权益最终得到了保障的当事人来送感谢的锦旗。

梆梆梆的敲门声和一声“请进”会将屋里和屋外真正地连接起来。尽管也许只是询问其他同事的办公室在哪里,或者只是问一问他的案子由哪位法官负责,当然更多的是自己承办案件的当事人或律师前来提交证据或诉讼材料、打听案件进展,也有同事过来交流或探讨法办案时遇到的疑惑。屋里和屋外空气的味道经由这些细微之处开始流通交换起来,有紧张的苦涩,有和谐的甜蜜,也有攻克了难题的喜悦。

开庭前,我会先在被称作办公室的在屋里做庭前准备,翻一翻卷内材料,列一列简要庭审提纲,打印可能涉及到的法律条文等等。一旦开庭时间到,我即穿上法袍,走到屋外,以满腔热情昂首挺胸步入另一间被称作审判庭的屋里。此时此刻,屋里屋外大事小事不外乎全为了审好判好案子这一回事。

下班了。我沿着马路边的人行便道向着居住的小区走去,中间还会穿过一段田间小路。我不喜欢马路上的车来人往,熙熙攘攘,但我喜欢马路两旁边的杨柳依依或鲜花盛开;我不喜欢田间小路上常常碰到的蚊虫纷飞,枯枝败草,但我喜欢竞放在田地里的生机勃勃或丰收在望。不过,我也始终明白,无论喜欢或者不喜欢,它们都围绕在我的身边,向我微笑,向我示,用各种不同的方式跟我打着招呼,我跟它们同呼吸共命运。

到家了。我再次进入另外一个屋里,这是我自己的天地。我在此自由自在,纵情做着自己想做的任何事,写字,读书,陪家人聊天,跟孩子谈心,甚至歇斯底里地发一通脾气,都无牵无挂无所畏惧此时此刻,屋外有些什么呢?别以为一切都与自己无关,其实不然,只要打开电视、电脑、手机三者中的任何一个,所有的信息都可以铺天盖地扑面而来

该睡觉了。躺到床上,关灯,闭眼。眼前是黑的,心里却好像亮起了一盏灯。

我在床里,床在卧室里,卧室在屋里,屋子城市里,城市在世界里。我是世界的,世界也是我的;我如蝼蚁之小,也如宇宙之大。



上一条新闻:>好大个雪
下一条新闻:>中山贡酒
| 发布时间:2020.01.08    来源:    查看次数: